“没必要,勿申请”

“没必要,勿申请”

公积金第四度提款乃政治产物 “没必要,勿申请” 在政府允许公积金局会员能第四度提取最高1万令吉存款后,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表示,这措施纯粹政治人物讨好民粹的政治议程,违反疫情即将迈入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阶段,且国家经济准备全面开放的核心原则,不会为经济复苏带来正面影响。 鉴于此,他呼吁广大公积金会员们,若要申请第四度提款,必须三思再三思,除非真的需要钱渡过难关,否则千万不要申请,以免公积金进一步套现资产,影响投资结构,损害未来回报乃至未提款会员的权益。 他指出,自两年前新冠疫情肆虐以来,政府曾允许3个提款计划,即i-Lestari、i-Sinar和i-Citra,让734万名会员提领了1010亿令吉,在行管令实施期间,这是无可奈何的应急措施,帮助因疫情而生活陷困的民众减轻生活负担。 “然而,如今疫情受控,即将迈入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阶段,国家经济领域也将全面开放,食肆和一些场所获准全天候营业,重开国家边境等能够刺激经济复苏的措施将一一实施,此时此刻允许公积金提款不合时宜。” “民众应该把握经济复苏机会,积极寻找主动收入,尽可能避免提前领取等同于退休金的公积金,寅吃卯粮,透支未来。” 张玉刚表示,在政府宣布这项措施之前几天,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曾经信誓旦旦,政府不会再批准民众提取公积金,否则将导致公积金局必须在动荡的市场中,套现更多资产来应付有资格提款的630万名会员。东姑扎夫鲁也披露,若非之前三次提领计划,去年的公积金派息将可高达6.7%,而非实际公布的6.1%。 “各个财经专家和经济学家也纷纷警告,允许会员提前领取公积金,已经乖离公积金作为退休基金的原则和目标,实际上对会员未来存款造成更大损失,加剧国家财政负担。” “然而,政府最终敌不过柔佛州选之后的民粹压力,无视财政部长和经济学家的警告,由此可见,此时此刻允准这项应急措施,不过是讨好民粹的政治产物,并不是纾困经济的良策。” 张玉刚强调,政府必须帮助B40家庭走出经济困境,但却不是一而再再而三,打退休基金的主意,鼓励民众寅吃卯粮,透支未来。
国盟两大巨头即将分道扬镳?

国盟两大巨头即将分道扬镳?

来自国盟政府的两大政坛巨头——巫统和土团党的内部纠纷越演越烈,随着巫统自从在去年12月全力支持国盟政府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后,如今巫统内部消息爆料,该党计划在紧急状态解除后就立刻巫土团党的合作关系一刀两断。 根据来自巫统的消息人士透露,该党主席阿末扎希在前天(19日)位于彭亨州贞德拜所举行的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中,利用日主席权力下令,紧急状态之后就立刻与土团党断交。 消息人士说:“党主席在上周五已下令,巫统已决议决定要在‘卫生紧急状态’结束后,就即刻终结与土团党的合作关系。” “而且,就算土团党要给巫统副首相一职,我们也决议不会接受任何委任。” 此外,另一名同样来自巫统的不愿具名最高理事也表明,党主席已“利用权力”拒绝土团党及国盟的合作献议,当中就包括了拒绝接受副首相一职。 “虽然有大多数最高理事认为,巫统和土团党延续沙巴州选的模式,即以国阵之名与国盟携手,但扎希依然否决了这项建议。 “会议上,最高理事同意用国阵的名义和国盟合作,就像之前沙巴州选那样,这样做的话,我们就能避免三角战。” “至于副首相职也是一样,但是,主席(扎希)已利用他的职权拒绝了献议。” 另一方面,另一个来自巫统的消息也驳斥,多数最高理事同意跟国盟合作的说法。 他指出,目前只有区区几名最高理事倾向跟国盟合作。 “尽管有大多数最高理事支持这项(断交的)决定,但他们没公开发表声明。” 他解释,这是因为所有最高理事已否决与土团党断交的决定。并认为此举没必要。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任何声明,甚至是一条推文提到这项决定。因为大致上我们所有人都认同,我们只需要私下针对该决定发一篇声明给首相。” “这位与《当今大马》发言的人,肯定是少数不赞同有关决定的人士之一。我们称这一小撮(最高理事)为部长簇群。” “他们只有一两个人罢了,他们试图维护及合理化(为何巫统需要留在国盟)唯最终不果,因为多数人都反对他们。” 尽管这名消息人士显然是针对在国盟政府内担任部长的巫统领袖,但他拒绝透露,何者在巫统会议上捍卫国盟。 此外,他也否认“扎希利用党主席来否决权迫使巫统与土团党以及国盟断交。 “若他(扎希)要用‘否决权’来做决定,那么他根本就不需要召开最高理事会议了。” 尽管如此,如今巫统策略通讯局已否认,有关指该党下届大选不会再与土团党合作的消息。 根据《马新社》报道,今天巫统发文告声明,除非是党或领导层发布的正式文告,不然的话任何一切与巫统最高理事决定的任何声明都是无效的。 “任何报道、揣测或文告,都不该被视为党的正式立场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