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华玲洪灾降雨量非主因.环境部长:猫山王地蓄水池破裂所致

揭华玲洪灾降雨量非主因.环境部长:猫山王地蓄水池破裂所致

尽管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于7月7日与警方巡察华玲水灾上游地区后驳斥有蓄水池破裂的说法,但同样来自伊党的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如今证实,华玲水灾发生时降雨量并不多。 根据报道,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今日在国会下议院提问,华玲水灾是否因伊纳斯山顶榴梿园种植所导致。 对此,端依布拉欣在国会表示,可能是上游农地蓄水池破裂所致,而水灾发生时,水位一度暴涨至3米。 他透露,根据环境部的研究发现,华玲水灾肇因有多个因素,但不包括降雨。 “无涉降雨量,如果我们看当时降雨量,其实只有40毫米,一些甘榜的降雨量则是36毫米。” 另外,他也指出,初步调查显示,上游依纳斯山的农地有一个蓄水池破裂,这可能是造成华玲水灾的原因。 “我们的初步调查发现,有一个蓄水池破裂,这可能导致洪水发生。” 报道指出,端依布拉欣也随即宣布,环境部已立即批准6个防洪项目,包括建造防洪坝以应对水灾。 根据报道,华玲山洪爆发后,部分民众揣测,洪灾的成因是依纳斯山森林保护区附近数年前的伐林和榴莲种植活动。 而且,华玲水灾的部分原因是依纳斯山的榴莲垦殖区有蓄水池破裂。
新反跳槽法案大力限制“青蛙乱乱跳”.YB退党将触发补选

新反跳槽法案大力限制“青蛙乱乱跳”.YB退党将触发补选

随着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在上周指出,反跳槽法一旦在本次国会通过,有望在9月2日于宪报上颁布及开始生效后,新版反跳槽法令今日提呈国会。 根据报道,反跳槽法案将于7月18日开始的国会下议院会议提呈,这也意味着如果法案获得通过,将会提呈给国家元首寻求御准。 根据这项新法案,限制独立人士当选后加入政党,但会保护遭政党革除的国会议员。 此外,根据《联邦宪法》将增订第49(a)条文,以及第8附录之第7A条文,规定国会议员退党或不再是党员,就会触发补选。 尽管如此,如果国会议员遭所属政党开除,则不会丢失其席位。 另外,任何政党一旦解散、与其他政党合并,或一名议员退党以便担任国会议长,他们也不会丢失席位,这也表明,政党退盟不影响个人议员 根据新版法案与附录解释,如果议员是以独立人士身份当选,若之后加入政党或政治联盟,其席位就会悬空。 法案附录解释也表明,若一个政党退出政治联盟,转投或新设别的政治联盟,该政党的议员也不会丢失席位。 而且,法案阐明,如果一名议员跳槽,就必须在60天内举行补选。《联邦宪法》第48(6)条文原本阐明,人民代议士一旦辞职,将禁止在5年内重选。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新法案将移除这项条文,这意味着跳槽议员失去议员资格后,仍能参选随之而来的补选。 在原本法案中,联邦政府原本要在《联邦宪法》第10条文新增第3A条款,以允许联邦政府立法规范国州议员的党籍。 新增条款阐明:“尽管第2条款(c)项和第3条款规定,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党籍受到第1条款(c)项结社权利保障,但仍可受到联邦法律所限制。” 另外,这一拟议新增条款引起担忧,即批评者认为,这条款将授予联邦政府过大权力,以限制结社自由,而非仅仅限制国会议员和民意代表跳槽。 新版法案不再增加这个条文,而宪报后可在州落实 新法案也增加一项条文,即国家元首获得州苏丹或州元首同意后,可以通过宪报,在州内落实反跳槽法。 另一方面,该项新法案也限制独立人士,如果当选后加入某个政党,有关议席就必须进行补选。 但是,遭党开除的国会议员,其议员资格则将获得保留。 根据今日提呈给国会下议院的新法案,《联邦宪法》将新增第49(a)条文,以及第8附表的第7A条文,即规定退党或不再是党员的国会议员,其议席将需要补选。 但是,早政党开除的国会议员,其议席将无须补选。 法案也指出,若一个政党退出政治联盟,转投或新设别的政治联盟,该政党的议员也将失去议席。 法案阐明,如果一名议员因跳槽而腾出议席,有关议席必须在60天内举行补选。 该议员也可参加随后举行的补选,无须再受到5年不能参选的限制。 新版法案也修正联邦政府原本要在《联邦宪法》新增条款,以允许联邦政府立法规范国州议员的党籍。 根据报道,制订反跳槽法是希盟与联邦政府签订跨党派合作协议的重要条件之一,协议也阐明联邦政府必须在上个季度国会会期结束前,提呈到国会。 然而,联邦政府并未依约提呈反跳槽法案,而是再度跟希盟协议,最后同意在4月11日开特别国会,提呈和辩论这项法案。
“我们已买好婴儿衣但名字未取”.妻子坚信丈夫没涉及飙摩哆

“我们已买好婴儿衣但名字未取”.妻子坚信丈夫没涉及飙摩哆

疑飙摩哆所以命丧公路的25岁青年依兹利,其妻子诺哈娜洁拉(28岁)坦言,她对于民众对其丈夫的指责感到被冒犯,因此希望民众停止对丈夫的指控,并为他们祈祷。 早前媒体报导,依兹利的母亲沙茜丽尔(46岁)坦承,依兹利生前在峇央峇鲁摩托车修车厂当技工,非常喜欢摩托车。她也曾劝告依兹利勿参与飙摩哆等活动。 然而,依兹利的妻子则对事件有另一番说法。目前是家庭主妇的诺哈娜洁拉指出,丈夫并没有参与有关活动,而是在给予协助时候,不幸遭其他摩哆骑士飞撞。 “据我所知,丈夫当时是发现有小意外,因此停在路旁准备给予协助,才会被其他摩哆骑士撞上。” 据《大都会日报》报导,诺哈娜洁拉在受访时指出,丈夫去世后,她将会回到其家乡,即霹雳瓜拉江沙分娩,也会在家乡坐月及照顾3名孩子。 她指出,她曾在3天前询问丈夫,是否已为即将在本月27日出世的儿子取名,但对方指“先等孩子出世”。 “我们已有2名女儿,因此丈夫很迫不及待的要迎接儿子来临,我们也已经买好婴儿衣服。” 她说,丈夫生前任职销售助理,但在疫情后失业,才去当送货员及保险销售员。 她说,丈夫刚领了薪水并答应要带她去购买生孩子时所需要的物品,但却因为意外而过世。 她指出,丈夫并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但过去一直很爱护家庭,甚至还会请假带一家人外出游玩。 “他是一名很风趣的人,因此他的人缘很好。”
不按规则行事敢多次挑战安华.“拉菲兹是希盟一剂良方”

不按规则行事敢多次挑战安华.“拉菲兹是希盟一剂良方”

随着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在阔别3年后“重出江湖”并成功在党选时担任老二一职后,多位政治分析员认为,拉菲兹的大胆且直率从不害怕斗争的性格,是该党和希盟的“一剂良方”。 根据报道,来自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系讲师刘哲伟认为,尽管拉菲兹已退出政坛一段时间,但后者仍然是理想主义者。 他是在聆听了拉菲兹当选署理主席后首次在公正党大会上的发言后表明,拉菲兹是少数敢于公开挑战公正党主席安华,且不按规则行事的非传统政治人物之一。 他认为,安华很少在公正党内部受到公开批评,在普通民众看来,公正党仍然是一个执着于让他成为首相的政党。 “但是,拉菲兹曾警告安华注意调查结果,即他的人气正在下降。” “他还告诉安华的顽固支持者,停止为领导人“粉饰”,该党的重点应该是赢回选民。” 刘哲伟指出,虽然前署理主席阿兹敏以遵守政治规则而广受欢迎,但拉菲兹则完全相反。 “与阿兹敏不同,拉菲兹说的所有“正确的事情”,例如在候选人选择中的精英管理,并拒绝第十五届全国大选的大帐篷概念。” “以大帐篷概念为例,拉菲兹的话是有道理的。许多希盟的支持者是支持原则和理想的选民,虽然反对党的大联盟会帮助希盟,但他们并不想要。” 在这一点上,刘哲伟认为拉菲兹是对的。 根据报道,拉菲兹曾在上个月表明,他拒绝大帐篷的想法是基于担心它会再次面临背叛的风险。 例如在2020年的喜来登搬政变中,当时土团党退出希盟,与国阵和伊党站在一起,将希盟赶下联邦政府。拉菲兹还警告说,大帐篷的想法将导致希盟失去选民基础。 另一方面,尽管拉菲兹的大胆也可以归结为鲁莽,但马来亚大学教授阿旺阿兹曼认为,这位前班丹国会议员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和适合这项工作的能量。 “公正党和希盟在2020年失去联邦政府后的表现相当低落。从那以后,他们在沙巴、马六甲、砂拉越和柔佛的4个州选举中都输了,表现也很糟糕。” “虽然希盟的主要领导层仍然完好,但它乏善可陈,似乎已经失去了方向。” 此外,阿旺阿兹曼相信,拉菲兹可能是目前推动公正党和希盟需求的合适人选。 “拉菲兹的风格一直是进攻,他呼吁党将注意力集中在外面的敌人身上,以及他对安华民望下跌的警告,都反映了这一点。”
反击讥拉菲兹安华软弱又幼稚.纳吉:要让我坐牢放马过来

反击讥拉菲兹安华软弱又幼稚.纳吉:要让我坐牢放马过来

在昨天的公正党大会结束前,公正党主席安华以及署理主席拉菲兹两人对前首相纳吉开炮,而拉菲兹更扬言号召全体党员集体向警方投报“直到纳吉坐牢为止”。对此,纳吉今日接连在面子书贴文,正式向安华和拉菲兹左右开弓,并讥讽两人软弱又幼稚。根据纳吉,他一边嘲讽安华的“任相就降油价”言论乃重炒民粹冷饭,另一边则向誓言要他坐牢的拉菲兹呛声“放马过来”。鉴于安华昨天的公正党大会后记者会上重申,希盟若在下届大选获胜,执政隔天就降油价。当时他也解释,希盟在上一届大选执政,但未能落实许多承诺,原因在于他没有当上首相。针对此事,纳吉在贴文揶揄安华,不过是在“再循环利用的民粹主义承诺”。“我们的汽油已经是世上最便宜的10个国家之一。当他赢了(大选),或许我们的油价会比委内瑞拉便宜。“根据报道,尽管委内瑞拉的油价乃全球最便宜,但经济学家也认为,委内瑞拉在过去10年经历了世上最严重的经济崩溃。另外,针对拉菲兹号召党内各层级领袖与党员本周二集体报警,要求警方撤查纳吉的言论,纳吉则讥讽拉菲兹软弱又幼稚。他认为,拉菲兹无法在社交媒体上反驳他的言论,才想寻求党内支持。他表示,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贴文都不是谎言,而是有事实根据,更何况只要是不煽动民众抗议,在社交媒体上撒谎也不算是犯罪。“如果撒谎是犯罪,拉菲兹早就坐穿牢底10年了。谁会不知道他才是扭曲之王?“纳吉也向拉菲兹呛声,“纠众报警吧。我从没怕过,我不像你那样撒谎。”此外,他更撂话表明,让拉菲兹要报警多少次都可,他不害怕,因为不似拉菲兹那么爱撒谎。“拉菲兹是胆小鬼,隐身2年后才再活跃于政坛。”“我是胆小鬼吗?到底是谁跑到山洞里躲了两年后才重新出现?”
“令吉贬值再向中国借贷将沦破产国”.拉菲兹:大马将步斯里兰卡后尘

“令吉贬值再向中国借贷将沦破产国”.拉菲兹:大马将步斯里兰卡后尘

于7月9日宣布破产的国家——斯里兰卡,如今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向大马政府发出警告,倘若我国继续向中国借贷,那么国家恐步斯里兰卡后尘,沦为“破产国”。 根据外媒报道,在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宣布“国家破产”后的第三天,斯里兰卡抗议者冲进了总统府, 对此,拉菲兹直言,基于棕油和石油国际价格下跌,我国正经历史无前例的财政问题,国库越来越缩紧,经济不断地在倒退。 “如今的马来西亚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工业,能够拯救国家。” “而且,我国的经济领域表现不佳,再加上令吉不断贬值,而首相和政府却不断花钱,用来进行大型基建计划。” “就算是希盟执政,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亦是如此,今天的首相(沙比里)依然推展大型基建计划。” 他表示,当前国家财政空间相当有限,倘若政府继续向外国借贷,尤其是中国,那么未来的马来西亚,就会沦为今天的斯里兰卡。 “这并非只有我国面对这样的问题,今天的斯里兰卡已经遭遇这样的处境,因为斯国政府不断借贷。” “特别是向中国借贷,用来开展毫无必要的大型基建设施。” “如果我国继续放纵财政问题,那么我国的国债,将需要至少30年来偿还,这是我们未来子孙将面对的问题!” 7月9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表明,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至2023年底”。 他指出,该国的通货膨胀率预计会上升到60%。
槟警证实因飙摩哆酿车祸悲剧.路人揭见警巡逻离去后才重聚  

槟警证实因飙摩哆酿车祸悲剧.路人揭见警巡逻离去后才重聚  

一宗轰动全国的“飙车酿祸4死3伤”的案件,如今有路人和警方进一步揭开此案的事发经过。 根据媒体报道,一名自称曾路过该路段的37岁男子那查指出,这宗恐怖车祸在发生前,警方曾进行巡逻行动,不过飙摩托车族眼见警方离开后,他们又聚在一起,而且人数也越来越多。 报道指出,这名路人表明,事发前有公众指责警方没有巡逻是错误的,他亲眼目睹悲剧发生前,警方已在该路段巡逻。 他强调,关于警方没有进行巡逻的指控是不确实,因为他亲眼看到当局在事件发生前在该区巡逻。 据他了解,事发前该地点曾发生多起轻微意外事故,道路使用者也曾在路边停车帮忙。 他透露,自己是与家人从峇东埔前来乔治市闲逛,以及要到海边欣赏海景,经过该路段时,就见到警方巡逻,路面也因而通畅,当们回程时,却发现越来越多骑士聚集,其孩子因为听到摩托车发出噪音而害怕,而他当时也放慢车速。 他表示,当地人都知道该路段常会有飙摩托车活动,特别是周末,这些飙摩托车族的确不怕发生车祸失去性命或变成残废,也没有想过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性命安全,更没有想过自己会从摩托车上弹出。 他认为,劝告已经给了,但对飙摩托车族来说并没有效果,现在是时候采取更严厉的法律对付他们了。 另一方面,槟州警方也证实,飙摩托车族涉及敦林苍祐大道的致命车祸酿4死3伤悲剧,当时除了有3人在现场身亡外,另1人则在医院不治。 根据报道,在现场身亡的3名巫裔死者为22岁的莫哈末沙万哈金(其双胞胎胞弟莫哈末沙万哈芬则受伤)、19岁的阿末海卡及25岁的穆哈末艾兹利,另1名送院后不治的死者是17岁的穆哈末哈里兹克利。 槟岛东北县警区主任苏菲安助理总监周日傍晚发文告证实此消息并透露,根据警方初步调查,此案凌晨约4时发生在该大道即朝往市区方向,当时有数辆摩托车疑涉及非法飙摩托车活动。 苏菲安也指出,根据警方初步调查,涉祸的死伤者相信正在进行非法飙摩哆活动。 “当时数名骑士抵达现场时疑失控相互碰撞,事发时也有两辆轿车即迈薇及华嘉,被从后而来的一群摩托车撞上。” 他表示,目前警方已鉴定7名事主涉及此车祸,并援引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1(1)条文调查此案。 他提及,此案有3人在医院治疗,他们年龄介于19至34岁,其中1人还在红区(Zon Merah)紧急病房治疗,另2人则在黄区(Zon Kuning)病房,所有死伤者来自槟城和吉打。 另外,苏菲安也强调,事发前,槟警察总部和东北县警区总部的交警组已进行巡逻以作为防止飙车活动的行动。 对此,他呼吁民众,勿涉及飙车活动,这不仅危害自己也威胁其他道路使用者安全。 他也促请为人父母者要经常监督孩子,勿让他们涉及非法活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已两度补件给大限已到仍未宣布.巫统:内长权力大到首相也”压不过”

已两度补件给大限已到仍未宣布.巫统:内长权力大到首相也”压不过”

尽管已针对党的申请修章至今曾两度要求补件,但如今巫统控诉,社团注册局未入预定在16日(昨天)公布是否通过巫统修改党章展延党选的申请。 根据报道,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今日透露,两个月来已经给社团局发过2次补件,而社团局还需要一到两周做决定。 阿末马斯兰也证实,巫统尚未收到社团局的回复。 他指出,巫统自5月17日致函社团局申请修章至今,当局曾两度要求补件,而巫统也已先后交上七份附加资料,包括出席名单、修章理由等。 “如果按照最后一次补件的日期来看,社团局还要一两周做决定,可能他们需要多一两周。” 询及若社团局最终还是不通过,巫统会如何打算时,阿末玛斯兰未直接回应,反而以嘲讽的语气说,希望在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掌管下的社团注册局,能独立专业运作。 他说,韩沙再努丁也明白,在大选到来之前党选,不利于巫统的团结。 “掌管内政部的团结党总秘书(韩沙)非常明白这点,他肯定会协助确保巫统在大选之前继续稳固。” “我希望团结党总秘书不会从中阻拦,而他也说了,社团局是独立运作的。这是真的吗?又是另个问题了。” “但我们还是希望社团局真的秉持专业做事。” 另一方面,巫青团长拿督阿斯拉夫也指控,社团注册局是没有理由拒绝这项申请,因为首相兼巫统副主席沙比里本身是支持修改党章。 他直言,沙比里的地位超越管理社团注册局的内政部长,但巫统仍然相信修改党章的申请会获得批准。 他指出,沙比里本身在今年5月举行的巫统特大,是支持修改党章。 “社团注册局法令阐明,社团注册局必须照顾一个组织党员的利益,所以社团注册局没有理由拒绝巫统党员根据党章下,所采取的行动。” 他强调,除非该局因遵循其他相关方的指示而偏离其角色和责任,因为诚如大家所知,内政部长是来自巫统的竞争对手。 根据报道,巫统在今年5月15日召开特大,并通过修改党章提案,议决把党选展延至全国大选后的6个月内举行。 巫统每3年举行一次党选,上一次党选是在2018年。 5月17日,巫统向社团局提呈修改党章的通知书;而社团注册局声明会在7月16日公布申请结果。
【视频】抨网民落井下石不顾感受.母揭另1胞弟早前也因车祸亡悲剧

【视频】抨网民落井下石不顾感受.母揭另1胞弟早前也因车祸亡悲剧

昨天凌晨,于槟州发生一宗疑飙摩哆酿4死3伤车祸的案件,当中一名死者和伤者是孪生兄弟,哥哥当场伤重身亡,弟弟则受重伤。 根据报道,这位不幸身亡的22岁名为沙万哈金,而他的弟弟沙万哈菲兹,据知目前则在槟城中央医院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根据莫哈末沙万哈金的母亲玛斯塔(44岁)透露,在车祸中不幸丧命的双胞胎兄的其另一名胞弟,早前也是在一场车祸中丧命。 她指出,自己与丈夫育有4名孩子,排行第三的儿子沙兹里海卡(20岁)是在今年3月于吉打死于一场车祸,未料莫哈末沙万哈金也面对同样遭遇。 “莫哈末沙万哈金是家中长子,他还有一名同样涉及这起车祸的孪生弟弟莫哈末沙万哈芬,目前在槟城中央医院加护病房治疗,伤势稳定。” 根据报道,她也提及,其长子在约5个月前就已经订婚了,其生前与家人关系密切,无论到哪里都会买东西给家人。 另外,莫哈末沙万哈金遗体将在家属领出后,在槟岛峇都茅一带安葬。 “我们没想过排行第3的儿子,3月在吉打发生车祸离世后,我会再失去一名儿子。” 她直言,当时其2名孪生儿子是各自骑一辆摩哆外出,而上周他们一家人才到金马仑度假,而长子在5个月前已订婚。 至于车祸中另一名19岁的死者阿末海卡,其哥哥如今想起弟弟出事前,已有不良预兆。 死者哥哥阿末纳兹万(20岁)表示,阿末海卡周六曾吩咐友人,“如果有天他死了,请让其安葬靠近已故祖父坟墓的附近”。 他说,没想到他周日清晨6时接获来电,指弟弟已经身亡。 “后来才想起,弟弟曾告诉他,‘梦见自己已故的友人’。” “弟弟还叮咛如果他死了,希望葬在浮罗山背,靠近他祖父的坟墓,如此一来家人探访祖父时,也顺道探访他。” 一逝者母亲:民众只会批评 不考虑我们的感受 “民众只会批评孩子各种的事情,也不会考虑我们刚刚失去一个孩子的感受。” 车祸中另一名死者穆哈末艾兹利(25岁)的母亲莎希里尔(46岁)指出,她育有两名孩子,穆哈末艾兹利是长子,也是个好孩子。“他有责任感,也很关心家庭。” “虽然儿子忙于事业,但总会抽空时间探望家人。” “儿子周六(17日)约下午6时,在新港住家与家人聊天。但当时我不在家,因为工作。不过,我们最后一次长谈是在哈芝节期间。” 她提及,儿子的确对摩托车很有兴趣,他有办法把摩托车骨架组装成摩托车。 “我曾劝告儿子不要超速骑摩托车。” 穆哈末艾兹利遗下2名分别8岁和4岁的孩子,据了解其妻子已经怀上第3个孩子了。 报道指出,这起死亡车祸于周日凌晨约4时许,在敦林苍祐大道发生。 据悉,在事发时,一群飙车族疑似聚集在靠近E-gate一带的路段,多辆摩哆停在路中央,导致随后而来的摩哆来不及煞车,猛撞前方一辆被飙车族阻挡去路的黄色轿车,酿3死3伤悲剧。...
【视频】“在明福案背后插刀出卖火箭”.林冠英揭内幕指慕是罪魁祸首

【视频】“在明福案背后插刀出卖火箭”.林冠英揭内幕指慕是罪魁祸首

今天是赵明福逝世13周年的公祭会,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大会上表明,行动党不会忘记赵明福,更矢言不会放过涉及赵明福命案者。他指控,在希盟执政时期行动党原以为赵明福冤案而作出决议,但却遭到时任内政部长慕尤丁的出卖,进而导致此案迟迟无法翻案。他进一步揭露,希盟执政时,内阁已经做出决定为赵明福翻案,惟负责此事的慕尤丁却未执行上述决议。“时隔两年再办公祭,仍得到大家的关心,我相信也是给赵明福家属的肯定,(行动党)确实没有忘掉明福。”“而且,我们内阁的决定,被一个部门推翻、出卖,那个人却在过后上位成为马来西亚首相。”“面对这样的人,我们对他完全没有信心。”他强调,行动党不可能和慕尤丁合作。“因为他不光是出卖我们,还出卖基本原则,连内阁的决定都可以推翻。”“这不单是这个课题,还有别我们就奇怪为何一年多没有消息,过后才发现我们被出卖。”“他(慕尤丁)完全没有做,不只是单在这个课题,在“泰米尔之虎”(LTTE)、红登记的也在弄我们。”“所以,我说这家伙太过分了,背后插刀一回,还根本能够推翻不遵守内阁决定。”对此,林冠英坚决表明,该党绝对不会与土团党及慕尤丁合作,因为他认为,慕尤丁当时作为内政部长,不解决问题,却制造问题。对于慕尤丁是否与其会面过的提问,林冠英则回答并无见过慕尤丁,但外界不断传出慕尤丁与其他政党领袖谈合作,他仅对此强调不会与慕尤丁合作。“行动党领袖没有见过慕尤丁,大选也不会有慕尤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