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苏丹持股公司被指“先上车后补票”涉违环境法.“铲清芭后再呈报告”

柔苏丹持股公司被指“先上车后补票”涉违环境法.“铲清芭后再呈报告”

在柔佛拥有多家产业的柔佛王室,如今被指控该持有股份的公司涉嫌“先上车后补票”,即先清除了兴楼一片森林,之后再才走程序寻求批准。 根据媒体《南华早报》报道,当地人接受访问时揭露,该公司已经清除的森林原本是大象、红麂、长臂猿和犀鸟的栖息地。 报道指出,当负责撰写环评报告的团队抵达上述地点,要纪录当地栖息的野生动物与水本采样时,发展商还在清除土地。 另外,根据《南华早报》引用一系列卫星照片报道显示,PTD4118区块的森林地已清芭了几个月,才将种植项目的环境评估报告工作,发包给环评咨询公司。 据知,这份环评报告在两周后终于完成,并且在环境局网站公布,而这份环评报告的阅览期在8月3日截止,公众可以在8月17日前反馈。 根据报道,当时上述地点已经清理了3775公顷土地,灌溉渠道也已经挖好,而这次项目的发展商是AA Sawit,他们计划把上述森林地开辟为油棕园。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AA Sawit的股东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与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 此外,报道继称,上述项目涵盖6块土地,而苏丹依布拉欣在2018年4月持有其中4片土地的所有权,包括原本是森林地的PTD 4085与PTD 4118土地。 尽管如此,《南华早报》表明,他们已洽询AA Sawit、柔佛王室与柔佛州政府,惟尚未回复。 然而,报道声称,他们不确定清除森林的是AA Sawit或其他单位。 据了解,当地的环境问题严峻,甚至造成当地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激烈,尤其是与野象的冲突。 另外,当地人表示,野象流离失所后,四处游走而破坏他们的庄稼,去年甚至造成Labong村的一名村民死亡。 而且,当地居民也曾投报,现有的种植计划污染河水,河水颜色有时犹如“黑咖啡”。 社运份子也表示,政府必须驳回这份环评报告,并且对付未获得批准就清除森林者。 根据《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违反环评要求者可以面对最高达10万令吉罚款。 环境局今天向《南华早报》表示,他们已经针对本案展开调查。 “如果发现触法情况,则执法单位会对付涉及者。”
“没证据证明观众会回应笑话”.多位脱口秀艺人坚持无意侮辱任何人

“没证据证明观众会回应笑话”.多位脱口秀艺人坚持无意侮辱任何人

基于一名巫裔女郎变装表演惹议,吉隆坡市政厅发出指令,暂时关闭位于敦依斯迈花园的喜剧俱乐部。 较早前,这名巫裔女郎更在喜剧俱乐部的舞台上,公然扯下头巾和脱下马来传统服装,摇身变成女郎的视频在社交媒体广传,并引起争议。 随着这名巫裔女郎茜蒂努菈米拉及其男友亚历山大纳温在日前被控后,多位脱口秀艺人公开表态立场,戏剧表演无意羞辱任何人,幽默感取决于个人。 根据报道,他们直言,身为脱口秀艺人的他们唯一的用意是引人发笑。 当中,根据曾经获奖的脱口秀演员哈里斯伊斯甘达的经验,他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观众会如何回应笑话。 “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它不该因为一个人可能冒犯而调整或改变材料。” “侮辱往往是感受而不是给予,包括我在内的喜剧演员不曾有侮辱之意。” “我们的用意是让人发笑,然而幽默感是取决于个人。” 这位曾经获得“世界最搞笑的人”的哈里斯说:“所以,我会看的是意图,而不是观众的感受。” 另外,来自现场乐队演奏与脱口秀场地Merdekarya的创办人布莱恩戈梅兹也透露,他数年前就曾经接触过变装女郎艾美与她的搭档亚历克斯。 他表示,亚历克斯和艾美早在2015年便曾经到Merdekarya,而且当时便有脱序的行径,以致不少女顾客投诉,甚至差点酿成肢体冲突。 “我们当时给他(亚历克斯)选择,停止这样的行径,或者寻找其他场地。他们选择了到其他地方。” 至于这起事件会否终结单口喜剧的表演,哈里斯则不认同。 “我不会认为这个舞台是被看成问题。” “我相信马来西亚观众与当局懂得分辨一个人(如该女子在舞台脱下马来头巾)的行迳以及他们需要为他们的行动负责任。” 哈里斯也认为,这起事件会让这个喜剧表演的小圈子更团结。 “我们接下来会采取行动解决这项问题以及我们在大众眼中的观感。” “这对喜剧演员而言不仅是可贵的经验,也是让我们学习及教育他人的机会,让他们了解喜剧演员的表演。” 与此同时,脱口秀演员潘志豪也提及,喜剧俱乐部事件不会让马来西亚的喜剧表演划上句点。 “单口喜剧是国际公认的艺术,这是演员随身携带的技能。” “尽管发生了这起事件,但我们没有失去任何真正来观看单口喜剧表演,以了解我们艺术形式的观众。” 潘志豪曾在Astro的 Gelak Gempak 2021...
“应把非法飚车当酒后驾驶案处理判重刑”.林冠英促魏家祥勿双标

“应把非法飚车当酒后驾驶案处理判重刑”.林冠英促魏家祥勿双标

槟城敦林苍祐大道于7月17日发生一起摩托车非法飚车造成4死3伤的悲惨事故,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认为,飙车党应该像酒后驾驶一样被判处重刑兼罚款。 他今日发文告强调,交通部长魏家祥是否会展现出与处理酒后驾驶案件时相同的热枕和无畏精神,对在公共道路上危及无辜驾驶人士的安全和生命的非法飙摩托或非法赛车者施加更严厉的惩罚? “魏家祥在2020年时大力宣扬加重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1条文的刑罚,将鲁莽与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的刑罚提高到最多5万令吉罚款和/或至少5年或最高10年监禁。” “若重犯,刑罚将提高至罚款至少5万令吉或最高10万令吉,以及监禁最高15年。” “第44条文对在酒精影响下驾驶导致他人死亡的肇事者施加更严厉刑罚,首次犯罪者可处以至少5万令吉或最高10万令吉罚款及至少10年或最高15年监禁。” “若重犯,刑罚将提高至监禁至少15年或最高20年,而罚款则增加到15万令吉。” 他表示,至于在酒精影响下驾驶导致他人受伤的刑罚,则提高至最高5万令吉罚款和/或至少7年或最高10年监禁。 “若重犯,刑罚将提高至至少5万令吉或最高10万令吉罚款,及至少10年或最高15年监禁。至于在酒精或影响下驾驶者(没导致伤亡),则将面临至少1000令吉最高5000令吉罚款和/或监禁不超过2年。” 他直言,魏家祥应该对非法飚车者施以同样的刑罚,因为他们故意在公共道路和高速公路上飚车。 “如果那些因酒驾的危险驾驶者会受到惩罚,那么那些盲目追求快感与速度的危险驾驶者会为何不能受罚呢?” “魏家祥不应忽视这些无辜驾驶者的安全,他们在遇到这群非法飚车者时有着可怕经历,只是幸运地免于死亡或受伤。” 他表示,魏家祥应指示陆路交通局即刻阻止槟州的非法飚车活动,保护公众和维护公共安全及秩序。 “我也将向槟州警方传达此事,寻求他们的合作,以阻止这些摩托车主将我们的高速公路和道路变成赛道。”
揭已知当年签名批准猫山王种植者名字.吉大臣:别逼我把真相爆出来

揭已知当年签名批准猫山王种植者名字.吉大臣:别逼我把真相爆出来

随着吉打华玲水灾爆发洪灾之后,外界有传闻指有部分原因是依纳斯山的榴莲垦殖区有蓄水池破裂有关。尽管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于7月7日驳斥有蓄水池破裂的说法,但该州的反对党州议员今日在州议会提出临时动议,要求讨论吉打山洪事件,针对此事,莫哈末沙努西事后警告州内的反对党议员表明,勿试图逼他将当初参与批准依纳斯山猫山王榴梿种植计划的所有议员名单公诸于世。根据报道,他在州议会休会后召开在记者会强调,诚如他早前所讲,他拒绝卷入互相指责的游戏。“所以,不要逼我公布当初的批准人和所有一切 。”他透露,自己已阅读州森林局提呈的详细调查报告,并看见当年批准猫山王榴梿园计划的函件,以及签名批准人的名字。“他们当时是执政者,而今有些已跳槽加入其他政党,他们可能忘了,但有记录。”对此,沙努西强调,依纳斯山共有5000公顷地段供种植项目,不过只有一部分土地种植猫山王榴梿树。据了解,华玲山洪爆发后,部分民众揣测,洪灾的成因是依纳斯山森林保护区附近数年前的伐林和榴莲种植活动。报道指出,前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今日在州议会批评现任州政府,指在遇到问题时只会在议会厅外对反对党作出各种指控。他指出,自华玲县爆发洪灾事件后,坊间流传许多真假消息,州政府有必要让朝野议员了解爆发洪灾的真相。另外,行动党德卡州议员陈国耀也促请州政府,在两周内安排汇报会,以让朝野议员了解洪灾真相,以及州政府所采取的防范措施。“吉州森林局主任在周日告知媒体,会在周一提呈洪灾报告给大臣,那大臣应该透明化公布有关报告,包括去年8月铅县发生洪灾的调查报告。”
为国家利益愿与纳吉合作.林吉祥:需宣布反对大马成盗贼统治立场

为国家利益愿与纳吉合作.林吉祥:需宣布反对大马成盗贼统治立场

尽管前首相纳吉面对多项贪腐指控,但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今日表明,只要纳吉愿意公开谴责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并宣布他反对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立场,他愿意与纳吉合作。 林吉祥今日发文告表明,世人中没有天使,但将任何人视为邪恶的化身是错误的。 他指出,在60年的从政生涯中,始终坚持这样的观点——不能以非黑即白,而是以不同程度的灰色来看待人的个性。 “每个人都有好的和坏的冲动,判断一个人的性格是基于善的冲动是否压倒了恶的冲动。每个人都有能力变得更好。” “为了国家利益而不是为了分得一马发展公司的部分财富,我愿意与纳吉合作,但首先他必须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并宣布他反对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立场。纳吉愿意这么做吗?” 林吉祥阐明,总检察署证实,逃亡商人刘特佐曾献议15亿令吉,试图与政府就一马发展公司指控达成和解,这是证明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存在而非虚构的最终证据。 他强调,财政部长查夫鲁于3月告诉国会,政府的一马发展公司债务本金为323亿令吉,利息为65亿令吉。 他重申,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占巴基则提及,去年被没收并归还给马来西亚政府的资产约为51亿令吉,其中99.57%与一马发展公司相关。 他坦言,在这种情况下,刘特佐提出15亿令吉来解决他的一马公司控状是最可笑的,因为刘特佐提出的15亿令吉的和解金还不到马来西亚人必须承担的一马公司本金和利息的4%。 他质疑,纳吉会为一马发展公司388亿令吉本金和利息的96%负责吗? “可是,还有另外两个公共利益问题:时任总检察长本应该因一马公司的罪行起诉刘特佐,他却为刘特佐行事,他的做法是否合宜。” “其次,现任总检察长以区区15亿令吉的献议与刘特佐打交道。” “建国65年后的今天,我们无法实现成为世界一流大国的马来西亚之梦。我们输给了台湾、韩国、新加坡、香港和越南,并可能在未来数十年内输给印尼和中国。我们出了什么差错?” 林吉祥提及,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回到根本,最好的起点莫过于回到基本的宪法和国家建设文件,如1957年独立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宪法以及1970年国家原则,以实现马来西亚之梦。 他有信心,马来西亚将在以善政和问责制原则为指导的廉政政府领导下,成为世界典范,展现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国家能够团结、和谐、民主、进步和繁荣。 他感到遗憾,喜来登行动阴谋破坏并否定了国人重新制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以及回归马来西亚宪法和国家原则的努力。 “人民对执政22个月的希盟政府未能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感到失望,因为它获得的委托是在5年内重新制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 “马来西亚人面临的挑战是,我们能否团结起来,在今年或明年举行的第15届全国大选中,争取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的另一个机会。”
揭华玲洪灾降雨量非主因.环境部长:猫山王地蓄水池破裂所致

揭华玲洪灾降雨量非主因.环境部长:猫山王地蓄水池破裂所致

尽管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于7月7日与警方巡察华玲水灾上游地区后驳斥有蓄水池破裂的说法,但同样来自伊党的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如今证实,华玲水灾发生时降雨量并不多。 根据报道,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今日在国会下议院提问,华玲水灾是否因伊纳斯山顶榴梿园种植所导致。 对此,端依布拉欣在国会表示,可能是上游农地蓄水池破裂所致,而水灾发生时,水位一度暴涨至3米。 他透露,根据环境部的研究发现,华玲水灾肇因有多个因素,但不包括降雨。 “无涉降雨量,如果我们看当时降雨量,其实只有40毫米,一些甘榜的降雨量则是36毫米。” 另外,他也指出,初步调查显示,上游依纳斯山的农地有一个蓄水池破裂,这可能是造成华玲水灾的原因。 “我们的初步调查发现,有一个蓄水池破裂,这可能导致洪水发生。” 报道指出,端依布拉欣也随即宣布,环境部已立即批准6个防洪项目,包括建造防洪坝以应对水灾。 根据报道,华玲山洪爆发后,部分民众揣测,洪灾的成因是依纳斯山森林保护区附近数年前的伐林和榴莲种植活动。 而且,华玲水灾的部分原因是依纳斯山的榴莲垦殖区有蓄水池破裂。
新反跳槽法案大力限制“青蛙乱乱跳”.YB退党将触发补选

新反跳槽法案大力限制“青蛙乱乱跳”.YB退党将触发补选

随着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在上周指出,反跳槽法一旦在本次国会通过,有望在9月2日于宪报上颁布及开始生效后,新版反跳槽法令今日提呈国会。 根据报道,反跳槽法案将于7月18日开始的国会下议院会议提呈,这也意味着如果法案获得通过,将会提呈给国家元首寻求御准。 根据这项新法案,限制独立人士当选后加入政党,但会保护遭政党革除的国会议员。 此外,根据《联邦宪法》将增订第49(a)条文,以及第8附录之第7A条文,规定国会议员退党或不再是党员,就会触发补选。 尽管如此,如果国会议员遭所属政党开除,则不会丢失其席位。 另外,任何政党一旦解散、与其他政党合并,或一名议员退党以便担任国会议长,他们也不会丢失席位,这也表明,政党退盟不影响个人议员 根据新版法案与附录解释,如果议员是以独立人士身份当选,若之后加入政党或政治联盟,其席位就会悬空。 法案附录解释也表明,若一个政党退出政治联盟,转投或新设别的政治联盟,该政党的议员也不会丢失席位。 而且,法案阐明,如果一名议员跳槽,就必须在60天内举行补选。《联邦宪法》第48(6)条文原本阐明,人民代议士一旦辞职,将禁止在5年内重选。 值得一提的是,该项新法案将移除这项条文,这意味着跳槽议员失去议员资格后,仍能参选随之而来的补选。 在原本法案中,联邦政府原本要在《联邦宪法》第10条文新增第3A条款,以允许联邦政府立法规范国州议员的党籍。 新增条款阐明:“尽管第2条款(c)项和第3条款规定,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党籍受到第1条款(c)项结社权利保障,但仍可受到联邦法律所限制。” 另外,这一拟议新增条款引起担忧,即批评者认为,这条款将授予联邦政府过大权力,以限制结社自由,而非仅仅限制国会议员和民意代表跳槽。 新版法案不再增加这个条文,而宪报后可在州落实 新法案也增加一项条文,即国家元首获得州苏丹或州元首同意后,可以通过宪报,在州内落实反跳槽法。 另一方面,该项新法案也限制独立人士,如果当选后加入某个政党,有关议席就必须进行补选。 但是,遭党开除的国会议员,其议员资格则将获得保留。 根据今日提呈给国会下议院的新法案,《联邦宪法》将新增第49(a)条文,以及第8附表的第7A条文,即规定退党或不再是党员的国会议员,其议席将需要补选。 但是,早政党开除的国会议员,其议席将无须补选。 法案也指出,若一个政党退出政治联盟,转投或新设别的政治联盟,该政党的议员也将失去议席。 法案阐明,如果一名议员因跳槽而腾出议席,有关议席必须在60天内举行补选。 该议员也可参加随后举行的补选,无须再受到5年不能参选的限制。 新版法案也修正联邦政府原本要在《联邦宪法》新增条款,以允许联邦政府立法规范国州议员的党籍。 根据报道,制订反跳槽法是希盟与联邦政府签订跨党派合作协议的重要条件之一,协议也阐明联邦政府必须在上个季度国会会期结束前,提呈到国会。 然而,联邦政府并未依约提呈反跳槽法案,而是再度跟希盟协议,最后同意在4月11日开特别国会,提呈和辩论这项法案。
不按规则行事敢多次挑战安华.“拉菲兹是希盟一剂良方”

不按规则行事敢多次挑战安华.“拉菲兹是希盟一剂良方”

随着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在阔别3年后“重出江湖”并成功在党选时担任老二一职后,多位政治分析员认为,拉菲兹的大胆且直率从不害怕斗争的性格,是该党和希盟的“一剂良方”。 根据报道,来自国际伊斯兰大学政治系讲师刘哲伟认为,尽管拉菲兹已退出政坛一段时间,但后者仍然是理想主义者。 他是在聆听了拉菲兹当选署理主席后首次在公正党大会上的发言后表明,拉菲兹是少数敢于公开挑战公正党主席安华,且不按规则行事的非传统政治人物之一。 他认为,安华很少在公正党内部受到公开批评,在普通民众看来,公正党仍然是一个执着于让他成为首相的政党。 “但是,拉菲兹曾警告安华注意调查结果,即他的人气正在下降。” “他还告诉安华的顽固支持者,停止为领导人“粉饰”,该党的重点应该是赢回选民。” 刘哲伟指出,虽然前署理主席阿兹敏以遵守政治规则而广受欢迎,但拉菲兹则完全相反。 “与阿兹敏不同,拉菲兹说的所有“正确的事情”,例如在候选人选择中的精英管理,并拒绝第十五届全国大选的大帐篷概念。” “以大帐篷概念为例,拉菲兹的话是有道理的。许多希盟的支持者是支持原则和理想的选民,虽然反对党的大联盟会帮助希盟,但他们并不想要。” 在这一点上,刘哲伟认为拉菲兹是对的。 根据报道,拉菲兹曾在上个月表明,他拒绝大帐篷的想法是基于担心它会再次面临背叛的风险。 例如在2020年的喜来登搬政变中,当时土团党退出希盟,与国阵和伊党站在一起,将希盟赶下联邦政府。拉菲兹还警告说,大帐篷的想法将导致希盟失去选民基础。 另一方面,尽管拉菲兹的大胆也可以归结为鲁莽,但马来亚大学教授阿旺阿兹曼认为,这位前班丹国会议员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和适合这项工作的能量。 “公正党和希盟在2020年失去联邦政府后的表现相当低落。从那以后,他们在沙巴、马六甲、砂拉越和柔佛的4个州选举中都输了,表现也很糟糕。” “虽然希盟的主要领导层仍然完好,但它乏善可陈,似乎已经失去了方向。” 此外,阿旺阿兹曼相信,拉菲兹可能是目前推动公正党和希盟需求的合适人选。 “拉菲兹的风格一直是进攻,他呼吁党将注意力集中在外面的敌人身上,以及他对安华民望下跌的警告,都反映了这一点。”
反击讥拉菲兹安华软弱又幼稚.纳吉:要让我坐牢放马过来

反击讥拉菲兹安华软弱又幼稚.纳吉:要让我坐牢放马过来

在昨天的公正党大会结束前,公正党主席安华以及署理主席拉菲兹两人对前首相纳吉开炮,而拉菲兹更扬言号召全体党员集体向警方投报“直到纳吉坐牢为止”。对此,纳吉今日接连在面子书贴文,正式向安华和拉菲兹左右开弓,并讥讽两人软弱又幼稚。根据纳吉,他一边嘲讽安华的“任相就降油价”言论乃重炒民粹冷饭,另一边则向誓言要他坐牢的拉菲兹呛声“放马过来”。鉴于安华昨天的公正党大会后记者会上重申,希盟若在下届大选获胜,执政隔天就降油价。当时他也解释,希盟在上一届大选执政,但未能落实许多承诺,原因在于他没有当上首相。针对此事,纳吉在贴文揶揄安华,不过是在“再循环利用的民粹主义承诺”。“我们的汽油已经是世上最便宜的10个国家之一。当他赢了(大选),或许我们的油价会比委内瑞拉便宜。“根据报道,尽管委内瑞拉的油价乃全球最便宜,但经济学家也认为,委内瑞拉在过去10年经历了世上最严重的经济崩溃。另外,针对拉菲兹号召党内各层级领袖与党员本周二集体报警,要求警方撤查纳吉的言论,纳吉则讥讽拉菲兹软弱又幼稚。他认为,拉菲兹无法在社交媒体上反驳他的言论,才想寻求党内支持。他表示,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贴文都不是谎言,而是有事实根据,更何况只要是不煽动民众抗议,在社交媒体上撒谎也不算是犯罪。“如果撒谎是犯罪,拉菲兹早就坐穿牢底10年了。谁会不知道他才是扭曲之王?“纳吉也向拉菲兹呛声,“纠众报警吧。我从没怕过,我不像你那样撒谎。”此外,他更撂话表明,让拉菲兹要报警多少次都可,他不害怕,因为不似拉菲兹那么爱撒谎。“拉菲兹是胆小鬼,隐身2年后才再活跃于政坛。”“我是胆小鬼吗?到底是谁跑到山洞里躲了两年后才重新出现?”
“令吉贬值再向中国借贷将沦破产国”.拉菲兹:大马将步斯里兰卡后尘

“令吉贬值再向中国借贷将沦破产国”.拉菲兹:大马将步斯里兰卡后尘

于7月9日宣布破产的国家——斯里兰卡,如今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向大马政府发出警告,倘若我国继续向中国借贷,那么国家恐步斯里兰卡后尘,沦为“破产国”。 根据外媒报道,在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宣布“国家破产”后的第三天,斯里兰卡抗议者冲进了总统府, 对此,拉菲兹直言,基于棕油和石油国际价格下跌,我国正经历史无前例的财政问题,国库越来越缩紧,经济不断地在倒退。 “如今的马来西亚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工业,能够拯救国家。” “而且,我国的经济领域表现不佳,再加上令吉不断贬值,而首相和政府却不断花钱,用来进行大型基建计划。” “就算是希盟执政,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亦是如此,今天的首相(沙比里)依然推展大型基建计划。” 他表示,当前国家财政空间相当有限,倘若政府继续向外国借贷,尤其是中国,那么未来的马来西亚,就会沦为今天的斯里兰卡。 “这并非只有我国面对这样的问题,今天的斯里兰卡已经遭遇这样的处境,因为斯国政府不断借贷。” “特别是向中国借贷,用来开展毫无必要的大型基建设施。” “如果我国继续放纵财政问题,那么我国的国债,将需要至少30年来偿还,这是我们未来子孙将面对的问题!” 7月9日,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表明,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至2023年底”。 他指出,该国的通货膨胀率预计会上升到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