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被人民唾弃伊党可帮土团办葬礼”.巫统:有新标志也没用两党一起沉船

“大选被人民唾弃伊党可帮土团办葬礼”.巫统:有新标志也没用两党一起沉船

曾想“单飞”的伊党,之前对外放话称伊党正考虑用自己的党旗,或者国盟旗帜以外的“其他旗帜”出战大选。如今,伊党在大选旗帜上再转换态度,伊党已经原则上同意采用国盟新旗帜出战大选。

由于伊党不管是在大选旗帜,或者与巫统、土团的关系都“暧昧不清”,柔佛巫统署理主席诺嘉兹兰丝毫不给伊党颜面,直嘲讽伊党盲从土著团结党及其主席慕尤丁,不断被人骗。

诺嘉兹兰也是埔莱巫统区部主席。

据他在面子书的发文,他认为伊党此前考虑在使用自家旗帜上阵大选,或许是因为前两次州选时用国盟标志而惨败。

“哈迪前天却又指出可接受使用新的国盟标志,证明一直是“墙头草政党”的伊党,也开始不相信原本的国盟标志。”

诺嘉兹兰认为,伊党会与土著团结党一起在第15届大选,跟着国盟一起沉没,即便使用新标志也无济于事。

“来届大选,人民将埋葬土著团结党和国盟。或许,伊党可以帮土著团结党举办葬礼。”

“虽然伊党可能可以多赢几个席位,但我想伊党也会在来届大选后死去,因为人民也看到了伊党领袖执政、获得正副部长职位后的失败表现,发表很多不能用的言论。”

“在野期间,伊党只会对国阵抛出各种指控和批评。但他们有机会执政后,却更加失败。”

他续形容,伊党许多领袖愚笨又骄傲。

“所以我不惊讶,哈迪可能愿意带着伊党和支持者,与土著团结党和慕尤丁一起沉船。”

据诺嘉兹兰,哈迪可能也会不满慕尤丁欺骗了他。

因为慕尤丁任相时,伊党领袖都没有获得高级部长的职位,高级部长几乎都是由土著团结党领袖出任。

早前,原产业部长祖莱达退党,使得土著团结党索要她在内阁的位置,后来更扯出首相依斯迈与慕尤丁与早有协议,把副首相职位交予国盟。

伊党主席哈迪却声称协议不存在,而慕尤丁随后则劝请哈迪向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查询。

“慕尤丁瞒着哈迪,为了副首相职位达成另一项政治协议。更悲哀的是,伊党总秘书在慕尤丁指示下起草协议。”

“但伊党也和土著团结党一样狡猾。 此前,伊党曾在46精神党欺骗东姑拉沙里,在替代阵线和民联中激怒公正党和行动党。”

诺嘉兹兰指出,无论如何,人民都早看穿慕尤丁的谎言,因为慕尤丁任相时处理冠病疫情不力,无能协助人民走出困境,还要求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以巩固政权,种种事迹足以让人民不敢再相信“爱民阿爸”。

他继续“脚踩”慕尤丁说道,当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外国签证系统贪腐案证人提到慕尤丁的名字,指其涉入收取该系统管理公司的贿赂时,慕尤丁的干净形象也崩了。

“人民已经知道,慕尤丁创建团结党和国盟不是要为民斗争,而是贪恋权力和职位,因而在柔佛合马六甲州选惩罚土著团结党、慕尤丁和国盟。”

 

 

 

Share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