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宗教纳入课纲教育体系失败”.达因: 翻看旧文件自问为何大马直倒退

“把宗教纳入课纲教育体系失败”.达因: 翻看旧文件自问为何大马直倒退

财政部前部长达因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直言直语直击国家“痛处”。他批评,大马教育体系失败,把宗教研究纳入教育大纲是没有帮助的。

他说:“你制造然后出口,在韩国和日本的每个阶段都有这种想法,但在这里没有计划。若你想做到这一点,你需要教育,可惜我们的教育体系失败了。

“在80年代,当(拿督斯里)安华任教育部长时,他引进了回教课程-宗教义务基本知识和集体义务。

他指当时首相办公厅还有另一个负责回教事务的部门,后来成为大马回教发展局,他们也引入同样的课程。在1990年代,中央政府为此花费6亿6800万令吉。

达因强调,除非教育体系是正确的,并有正确的道德和宗教价值观,否则可能会有更多腐败。

“现在我已退休,我翻看所有的旧文件,我会问为何我们又重复过去的错误?”

达因在回答有关中央政府过度涉足商业,以及官联公司在经济中日益占主导地位的问题时,这么回应。

他说,新经济政策的精神不应被视为政府与私人领域的竞争,因为政府不是企业家,不懂如何做生意。

他认为必须关闭或整顿许多亏损的国有企业,因他们不能帮助国家。

达因接受访问时强调,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从来不是为了与私人领域竞争。国有企业的过度主导地位只会让私人领域望而却步及引发损失。

“官联公司和官联投资公司只是为了进入需大量资本和漫长酝酿期的战略产业,官联公司是为了承担某些国家项目,因为私营领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

他指私人领域不能等待,但政府可以。政府可与私人领域建立合资企业等。在新加坡,官联公司曾有一段时间也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如今情况已改变。”

达因提到,当初设立官联公司旨在发展经济:“但当你不扩大(经济)而收缩时,你就会成为国家的负担,那还不如倒闭。”

达因提到,成功最好的办法是成为企业家,然而这与当时马来人的传统思维方式相悖。

“根据当时的教育系统,有者甚至认为马来人只应该成为农民、司机和文员。当一个较聪明的学生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时,其父亲会说不,并要求他成为政府文员,因为父亲想去麦加。”

在30多年后,达因指大马已回到了1980年代,国有企业再次主导了大马商业环境。

Share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