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能源港填海计划背后强大后台.2华裔年轻人搭伙柔苏丹

揭能源港填海计划背后强大后台.2华裔年轻人搭伙柔苏丹

随着柔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于上个月在柔佛议会致词时攻击柔佛麻坡“马哈拉尼能源港”的异议份子为“跳来跳去的猴子”而引起外界一片哗然,如今让此事进一步白热化。

根据大马一家网媒在本年3月揭露,马哈拉尼能源港的推手为马哈拉尼能源港有限公司(Maharani Energy Gateway Sdn Bhd,简称能源港公司),而柔州苏丹依布拉欣和柔州王室顾问团成员达英马力(Daing A Malek Daing A Rahaman)掌控了这家公司的55%股权。

报道指出,由于柔州苏丹这次的挞伐再度显示,“马哈拉尼能源港” (Maharani Energy Gateway)填海计划背后有着强大的后台。

根据资料显示,其余45%的股权则落在凯能源(K Energy Sdn Bhd)手上,而凯能源有两名华裔男女股东,即28岁的翁宗仁,以及29岁的翁惠珍。

据了解,他们同时平分凯能源的股权,但令人感到好奇的是,才20多岁的翁宗仁和翁惠珍如何神通广大,能够当上柔佛王室的生意伙伴,参与面积等同约四分之一个布城的庞大填海计划?

报道形容,答案或许就在凯能源位于新山的注册地址。

根据该家网媒调查发现,有另外多家公司都注册在同样的一个地址,而这些公司的股东当中,有一个人的名字重复出现,即69岁弃医从商的翁敦策(Ong Tun Tse)。

“翁宗仁、翁惠珍和翁敦策拥有同一个住址,相信他们有亲属关系。”

众所周知,翁敦策涉及国内的多项填海计划,尤其是马六甲皇京港(Melaka Gateway)计划。

他在负责马六甲皇京港计划的凯杰发展私人有限公司(KAJ Development Sdn Bhd)中,持有39.75%的股权。

另外60%股权则落在公司执行长萧玉凤手中,剩余0.25%股权则由耶亚(M Yahya A Hamid)拥有。

马六甲皇京港跟马哈拉尼能源港计划大同小异,即涉及建立人造岛,勾勒着某种的宏大愿景。

而且,马六甲皇京港计划由时任首相纳吉于2014年推介,计划总值430亿令吉,占地246.45公顷,旨在填海创造3座岛屿。

当中有深海港、邮轮和货柜码头、造船和修理服务、海事工业园、酒店和公寓。

一直到2016年9月,凯杰公司跟驻北京的中国电建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Powerchina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签署谅解备忘录,联手发展马六甲皇京港计划。

好景不长的是,到了2017年,皇京港计划的不再一帆风顺。

到了2020年,现任首长苏莱曼宣布终结皇京港计划,凯杰公司在不久后就起诉甲州政府,惟无功而返。

但令人意外的是,尽管在法庭败诉,凯杰公司在今年3月再度受委为马六甲皇京港的发展商。

如今,马六甲皇京港计划纳入了“马六甲滨水区经济走廊”(简称M-WEZ)计划,M-WEZ是个加大版的填海计划,共涉及33公里的马六甲海岸线。

根据报道,马六甲掌管工业与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阿都拉勿于3月9日宣布,再度委凯杰公司开发皇京港,而当初喊停这项计划的苏莱曼没有出席记者会。

国阵在马六甲州选大胜无疑给凯杰公司和翁敦策带来好运,同时,隔邻的马哈拉尼能源港项目也有了进展。

柔佛巫统主席哈斯尼在带领国阵,于2022年3月的州选中取得大胜,但却因为未得柔佛苏丹的青睐,无缘继续担任州务大臣。

最后,柔佛王室所属意的人选翁哈菲兹出任大臣,翁哈菲兹也是巫统资深领袖兼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的外甥,同时是巫统创党人翁惹化的外曾孙。

在哈斯尼领导时期,柔佛州政府批准马哈拉尼能源港计划所需的土地,并为了这个计划更改2030年柔佛结构蓝图。

不过,柔佛州选期间,哈斯尼却表示,州政府对马哈拉尼能源港计划还未有最终定案,但承诺会执行必要程序。

翁哈菲兹取代哈斯尼上位后,在州议会表示,马哈拉尼能源港计划正进行中,并形容它乃催化柔佛经济发展的重点项目。

根据报道,柔州政府在6月21日发给马哈拉尼州议员阿都阿兹达立的书面回复中表示,马哈拉尼能源港计划将带来经济乘数效应,推动麻坡成为区域能源中心。

在这之前,苏丹依布拉欣及达英马力通过迪海工业私人有限公司(D Marine Industries Sdn Bhd)掌握能源港公司的55%股权。

而柔州苏丹依布拉欣掌控迪海公司70%股权,其余30%股权由达英马力持有。

换句话说,等同柔佛王室持有能源港公司的38.5%股份,以及达英马力持有另外的16.5%。

此外,苏丹依布拉欣的股份也从原本的38.5%提高至40%。

而达英马力的股份则从原本的16.5%下降至15%,而凯能源在能源港公司的股份维持不变,仍占有45%。

Share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