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有3议员为“自救”跳槽土团.扎希:如果我解散巫统380万党员会找我

揭有3议员为“自救”跳槽土团.扎希:如果我解散巫统380万党员会找我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健康思维基金会贪腐案续审。他在出庭自辩供证时揭露,据他所知,在第14届全国选获胜的54名巫统国会议员中,有3名国会议员在被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MACC)调查后,投奔土著团结党“自救”。 他指出,两名国会分别来自马六甲马日丹那和吉兰丹日里,但他并没有提到第三名议员身份。 “我知道他们有几个案子,反贪会正在调查。” 他说,马日丹那的国会议员被委托管理巫统女青年团的资金。 “不过,这笔资金被转移到另一个账户供个人使用。” 这位前副首相是在被控失信、贪污和洗钱的审讯中为其遭政治迫害的说法辩护。 他说,党的最高领导层和巫女青都知道此事。 在日里国议员的案件中,阿末扎希指出,这名议员是负责将州外的选民带回丹州投票。 “约有3000万令吉被预留出来,但这些钱并没有被花在这方面。” 此时,案件的副检察司对阿末扎希的证词提出反对,并指这是毫无根据的。 “这是传闻证据,不可接受,除非辩方把传唤他们作为证人。” 阿末扎希的首席律师郑宝德则说,法庭必须允许阿末扎希辩护并说出真相。 “他正面临着严重的指控,必须给予他扩大辩护的余地。 法官柯林劳伦斯也指出,辩方希望讲述自己的故事,必须给予一点空间。 阿末扎希说,身为巫统主席,他对国会议员被调查一事是知情的。他说,由于巫统只赢得了54个国会议席,因此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和国阵黯然下台。 “国阵赢得了79个议席,这不足以组建政府,因为在222个席位的议会中,至少需要112个席位。” 阿末扎希指出,尽管前首相兼当时的土团党主席马哈迪曾声巫统已没有前途,但他不准备解散国阵。 扎希也在庭上透露,大约在2018年6月期间,他与前首相敦马哈迪会面时的谈话内容,马哈迪当时求他从巫统跳槽到土团党,以及要求他解散巫统。 “他(马哈迪)还要求我加入(土团党),但我拒绝了。” “我不想加入土团党,我也拒绝解散巫统,原因是我作为巫统主席,赋予委托执行管理巫统的职责。” “这是当时我口里说出来的话和句子,我向马哈迪好言说道,我不愿意巫统在没有墓碑的情况下葬。” 他说,巫统自1946年成立以来一直靠信任,因此他不想要加入土团党,若巫统在他的领导下解散,他的坟墓也会淹没。 “他(马哈迪)问我为何会被淹没,我当时回答,380万名巫统党员会来我的坟墓并在我的坟墓上撒尿,形成洪水把我的坟墓淹没,因此我不愿意让巫统就此埋没,去加入土团。”
被苏丹炮轰撤回白礁案司法审核.马哈迪反促苏丹解释为何变卖土地

被苏丹炮轰撤回白礁案司法审核.马哈迪反促苏丹解释为何变卖土地

苏丹依布拉欣日前在柔州议会发表施政御词时炮轰前朝马哈迪,未咨询柔州政府就撤回白礁岛司法审核案。不过,前首相马哈迪不甘示弱,反促苏丹依布拉欣解释为何变卖土地给外国公司。 马哈迪指控,苏丹依布拉欣将麻坡的马哈拉尼能源港部分土地卖给新加坡。 他惯用的嘲讽口吻说:“如今,马哈拉尼(计划)下有另一片土地要卖给新加坡。按照我们目前的速度,很快就没有柔佛州了。” 马哈迪在布城总检察署受询及时表示,苏丹依布拉欣卖给中国或新加坡公司的土地,面积比起白礁岛来得更大。 “他可以怪罪他人,但他不是法官,他是苏丹。” “他可以给意见。在我们的国家,苏丹可以做任何事,他超越法律。他什么都可以说,但我不能回应。” “但我要知道,为何他将1379公顷土地卖给中国人?那片土地更大,比(白礁岛的)几块石头来得大。” 他的助理之后向媒体说明,马哈迪是在指柔佛的森林城计划。
“爆料伤不到扎希反而让沙比里左右为难”.巫统内部消息:等看首相如何处置

“爆料伤不到扎希反而让沙比里左右为难”.巫统内部消息:等看首相如何处置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遭革除最高理事职。在隐忍一周后,达祖丁昨天召开临时记者会,公开炮轰巫统领导层,并且要求阿末扎希下台。 巫统消息人士指出,达祖丁昨日大爆阿末扎希与巫统内幕,如此无礼炮轰巫统领导层,如今备受考验的不是扎希,反而是是依斯迈沙比里。 消息人士认为,达祖丁的举动非常考验沙比里如何处理,更让沙比里左右为难,也反映出委任达祖丁出任大使的决定是错误的。 “达祖丁一直都被视为依斯迈沙比里的追随者,如今他公开挑战巫统领导层,依斯迈沙比里又认同或不认同达祖丁所说?” 据媒体,消息人士表示,达祖丁所说的,包括要求党主席下台及党内有“倒扎希运动”等,对巫统造成的伤害“非常小”,也不会激起党内的反弹,因为达祖丁爆的料已经过去好几年,在党内一直流传的“陈年旧事”。 “如今,就看沙比里如何处置达祖丁。” 另外,消息人士也说,达祖丁昨日在记者会的无礼行为,令人担忧他是否能够胜任驻印尼大使的工作。 他指出,达祖丁现今能够公开炮轰巫统领导层, 将来在履行大使的工作时,是不是会“爆料”马来西亚的机密? “达祖丁昨日的一举一动,有失身为候任大使应有的得体,此人是否有资格再继续受委大使,已经成为疑问,这也是依斯迈沙比里应该回应的事情。” 他说,如今党内已经有呼声,促请沙比里重新检讨达祖丁担任大使的资格。 “达祖丁和已故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前部长贾马鲁丁,是无法比较的。后者能受委担任驻美国大使是因为具备能力;而达祖丁则是在政治考量之下受委。”
回锅油掺新食用油再出售.贸消部突击检查直接取缔

回锅油掺新食用油再出售.贸消部突击检查直接取缔

一间工厂将收集回来的回锅油,混合未使用过的津贴食用油后,再包装出售牟利。柔州贸消部昨天突击检查发现舞弊行为,并取缔这家黑心厂商。 据报道,6名贸消部官员于昨日上午11时,前往巴西古当马赛城一间工厂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厂内正在进行津贴食用油舞弊行为。 柔州贸消局在现场充公1万3610公斤的混合食用油,并逮捕一名年约30岁的公司业者协助调查。 黑心工厂收集回锅油再混合新的食用油,重新包装后出售牟利。 柔州贸消局局长海鲁安华发表文告指出,这间遭取缔的工厂收集和售卖使用过的食用油,将包装袋的津贴食用油倒入桶里,和使用过的食用油混合在一起,再加以出售,以赚取更多的利润。 他说,该间工厂已运作一年,执法人员共充公1万3610公斤的混合食用油,连同涉案工具和闭路电路等,充公物品总值8万8785令吉。 他表示,执法人员也在场逮捕一名年约30岁的公司业者协助调查。 他指出,当局将援引1961年供应控制法令调查,一旦罪名成立,个人可被判罚款最高100万令吉,或监禁最高3年,或两者兼施。违例者若重犯,罚款最高可达300万,或监禁最高5年。违例公司的罚款最高200万令吉,违例公司若重犯,罚款最高可达500万令吉。
“你别拖我们下水”.伊青邀组团到戏院看电影遭西蒂批评

“你别拖我们下水”.伊青邀组团到戏院看电影遭西蒂批评

曾反对在吉兰丹州建立电影院的伊斯兰党青年团因为日前组团到吉隆坡电影院观赏《末基劳:英雄崛起》”一事,如今遭到人权律师的调侃。 向来敢怒敢言的人权律师西蒂卡欣今日就“曾极力反对丹州开设电影院的伊斯兰党青年团长阿末法德里,却被人发现组团到吉隆坡电影院观赏”,批评伊党是“伪君子”。 她在面子书撰文时,毫不客气的批评这群伊党领袖。 “我一直都知道这些人是伪君子!” “要知道,没人在乎你要变得多笨,但请别把我们也拖下水。” 此外,她也认为,宗教是很个人的,而人民必须获得信奉宗教的自由。 她也相信,任何宗教信仰不能通过武力和胁迫的。 根据报道,社运分子莫哈末依斯玛昨天在推特分享阿末法德里在电影院走廊的照片,从画面上看来,阿末法德里似乎在跟媒体工作人员交谈。 莫哈末依斯玛还说:“当人民要求吉兰丹开设电影院时,伊党说那是违反教义的,但伊党的宗教师去了吉隆坡看电影,而这就不违反教义?” 对此,阿末法德里也承认了自己去看电影。 值得一提的是,阿末法德里在2016年担任丹州伊青团长时,极力反对电影院在丹州重开,原因是要避免发生社会问题。 当时,他说在丹州建议开电影院,不符合吉兰丹的形象,且丹州的年轻人不需要电影院。 自伊党于1990年从国阵手中夺下丹州政权后,便对电影院设下严苛条件,以致于电影营运商却步,所以丹州至今没有电影院。
“每生产100公吨原棕油就承受15万亏损”.国内原棕油生产商暂时停产

“每生产100公吨原棕油就承受15万亏损”.国内原棕油生产商暂时停产

35年来首见的现象,原棕油价格暴跌,国内原棕油生产商暂时停产棕油。 由于食用油价格持续暴跌,原棕油价格走势被拖累,部分本地棕油生产商已经暂停生产活动。 据大马棕油厂商公会(POMA)北区主席姚添进,大马原棕油(CPO)价格在6月份出现了13年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从每公吨6632令吉的高点,暴跌22%至周一(27日)的4922令吉,几乎回吐了今年以来的涨势。 据报道,我国棕油加工厂主要参考月度原棕油平均价格来采购鲜果串,目前价格约为6200令吉,并根据每日市场价格出售原棕油。 目前现货市场买家对原棕油的报价为每公吨4700令吉。 姚添进向外媒说:“没有工厂能按照现在的价格来购买鲜果串,因为按照目前的价格,每生产100公吨原棕油,就得承受15万令吉的亏损。” 他指出,这主要归咎于加工厂已面临劳动力短缺和投入成本高企的冲击。 “现在完成收购合约的加工厂,已停止从供应商那里收购鲜果串,直到原棕油价格恢复正常;停工时间可能从一天到一周不等。” 姚添进补充,这种情况是过去35年以来从未发生过,大量加工厂受到影响,尤其是向小农户采购的独立加工厂。 他预计,当月度原棕油平均价格和每日交易价格之间的差价收窄,7月份的营运将恢复正常。 受劳动力短缺、俄乌战争以及印尼出口禁令导致全球食用油供应紧张,我国基准原棕油期货在今年曾高涨至新高水平。不过,当印尼废除相关禁令并增加出口量时,期货价格应声下挫,导致市场剧烈波动。
“我不会再参与白礁岛特工队盘问”.见阿班迪领导敦马离场抗议

“我不会再参与白礁岛特工队盘问”.见阿班迪领导敦马离场抗议

由前总检察长阿班迪领导的白礁岛主权课题特工队今日在传召前首相敦马哈迪问话时“出师不利”,遭到敦马气到当场离席抗议。 根据报道,特工队原本要在布城的总检察署会见马哈迪,但他在今早9点40分到场后,发现阿班迪依旧是特工队主席,于是离席抗议。 据了解,马哈迪是基于不满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出任特工队主席,才到场就离席抗议。 而且,马哈迪在离开总检察署大楼前告诉媒体,阿班迪有利益冲突,不应该处理这宗案件。 “我不会参与这个咨询环节。因为我们已经致函总检察署,请他们解释为何委任阿班迪当特工队主席。” “阿班迪涉及这宗案件,因此他不应担任特工队主席,相反的,他应该担任证人。” “但是,如今他却受委为特工队主席,这也太荒谬了。”
达召开临时记者会大爆内幕.总秘书“护主心切”半夜发文捍卫扎希

达召开临时记者会大爆内幕.总秘书“护主心切”半夜发文捍卫扎希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昨天大爆巫统内幕!他狠批党主席阿末扎希是负担,要扎希下台以免拖累巫统。今天,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出面捍卫扎希,他认为巫统在扎希的领导下取得不少实际成果。 阿末玛斯兰凌晨在推特上传一张WhatsApp讯息截图。他在截图中声称,评断领导者最重要的指标,就是要看结果。 “在斗争中,最重要的是结果。截至目前,在巫统署理主席和最高理事们的协助下,在主席的领导下的成果是什么?” 该截图中列举了巫统在扎希的领导下取得的成就,包括7次补选的胜利、马六甲州选和柔佛州选大胜、促使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当上首相、推举依斯迈沙比里为下届选举的首相人选。 截图的最后也附上讯息,“但愿现今的团队,能够带领巫统/国阵,以三分二的优势再次赢得马来西亚(大选),以利人民。” 达祖丁于6月21日遭阿末扎希革除最高理事一职。他昨天(6月27日)召开临时记者会,不仅踢爆巫统的多项内幕,也要求阿末扎希下台。 达祖丁声称,早在2020年,党内曾出现一个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领导的倒扎希运动,就连前首相纳吉也参与其中。 不过,他称,由于莫哈末哈山“不堪重任”,这个倒扎希运动最终无疾而终。 达祖丁还指控,阿末扎希曾指示党内国会议员签署法定声明,以支持公正党主席安华出任首相。 他称,尽管自己一开始不愿签署,但在别无他法下,最终也签署法定声明。 据悉,今日网络上开始疯传数封巫统领袖当时签署的法定声明。可见,达祖丁昨天的爆料再度引发新一波的舆论。
巫统挺安华任相致函王宫SD遭曝光.火箭诚信党拒评称没见过

巫统挺安华任相致函王宫SD遭曝光.火箭诚信党拒评称没见过

继两名巫统国会议员达祖丁与纳兹里昨天声称曾签署法定声明(SD)支持公正党主席安华任相后,如今社交媒体从今天开始就开始出现了多张由巫统国会议员所签署致函给国家元首的信函。 根据这份流传的名单,获得大部分重量级的巫统国会议员签署,如前首相纳吉,纳兹里和达祖丁等巫统议员。 据了解,这份签署法定声明(SD)已给国家王宫,更向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表明,他们支持安华担任首相。 尽管如此,作为公正党的盟友,行动党与诚信党皆表示不知情。 根据报道,行动党全国主席林冠英与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双双指出,达祖丁的爆料属于巫统内务,因此他俩都不愿深入评论。 当中,林冠英表示,不曾见过任何巫统议员的法定声明。 “我们对达祖丁的说法没兴趣,我们比较关心民生问题。这是巫统内部问题,让他们回应吧!” “我没见过任何(巫统)法定声明,我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不曾被提及,我也不曾获提名为首相。” “我们关心的是通膨、打贪,还有为何贪腐者没被罚,反而是反贪的人挨罚。” “那些为个人利益争权夺利者,就让人民看看吧!” 另一方面,末沙布则是到高庭旁听,以示支持林冠英。 记者询问两人是否知悉巫统议员曾挺安华任相,以及是否同意公正党与巫统之间的协议。 末沙布回应此事时也强调,不清楚达祖丁的说辞是否属实。 “我不知道他说些什么。这是巫统的行动,我们没有涉及,你问他们,我们也不知道。” 根据达祖丁,他昨日宣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要巫统国会议员签署SD支持安华任相是千真万确的事,还说扎希高喊“不要行动党,不要安华”是在欺骗巫统党员。 如今,纳吉、达祖丁和巫统硝山区国会议员纳兹里的SD已经在社交媒体疯传。 根据这封从志期2020年11月16日的信函中显示,他们皆表明不再支持时任首相慕尤丁,因此之前曾签署支持慕尤丁的SD应被视为无效。 他们认为,慕尤丁已经失去在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因此他必须立即带领内阁总辞。 他们也认为,慕尤丁已经失去在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因此他必须立即带领内阁总辞。 “我信任、忠诚及坚定支持波德申区国会议员安华被委任为第9任大马首相,直到本届国会届满。 “我相信,安华已经获得大部分国会议员支持及信任,可以被委任为大马第9任首相。” 值得一提的是,在流传的信函中,纳吉在信中的签名似乎与他过去担任首相时有所不同。 然而,如果对比巫统格底里区国会议员——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新闻秘书敦法依沙早前爆料扎希及纳吉以巫统名义签名支持安华任相的信函来看,纳吉的签名则与上述疯传的SD吻合。 安华曾在2020年9月23日召开记者会,宣称本身掌握“强大多数”的国会议员支持,足以取代慕尤丁成为首相。 但国家王宫在同年10月表明,安华在觐见元首时没有出示支持他的国会议员名单。
“现在就连土团都想要提前大选”.他的一番言论让扎希大做文章

“现在就连土团都想要提前大选”.他的一番言论让扎希大做文章

早前,前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昔认为第15届全国大选应该立即举行,以取代现今没有合法统治权的政府。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则快手快脚地抓住土团党的“小辫子”,以此为由继续施压要尽快举行全国大选。 阿都拉昔认为,尽管由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领导的政府在宪法方面是合法,但却似乎没有得到其他国家承认,因此我国应该透过大选选出新政府。 “他们说这是‘王宫政府’。确实如此,这不是民选的政府。从宪法角度看是合法的,但是这并不是民选的政府,现在的政府从民主角度来看是不合法的。” 虽然阿都拉昔之前的谈话并不是土团党的正式立场。不过,阿末扎希已在面子书针对阿都拉昔的发言“大做文章”,表示就连土著团结党成员都认为应该现在举行大选, 扎希在脸书指出,不只是巫统要国会提前解散。 “阿都拉昔也是前选举改革委员会和前选举委员会主席,他说必须还政于民。” “政府不稳定……经济越来越差,投资者纷纷撤离。” 他指出,阿都拉昔也是前土团党副主席,目前仍是党员,后者以在选举委员会30年的经验诚实地道出(呼吁大选)。 据悉,阿都拉昔早前在土团党党选中败选,目前没有担任任何党职。 而事实上,土团党主席慕尤丁早就指出,政府如今要关注的是高昂的生活成本,而不是提前举行全国大选。 据媒体,扎希和巫统的“法庭帮”派系不断向首相施压,要求现在解散国会并举行大选。外界则批评说,提前举行大选将使扎希和其他面临腐败案件的人,提前解决他们的案件并重新掌权。